我被世博撞了一下腰

一首歌可以让我从梦中醒来,好久没有这种一听钟情的感觉了,应该是世博闭幕布式的结束曲。这算是世博给我带来的小小惊喜吗?我今天要去搜下这首歌,不管是用搜狗或搜猪。纷扰的世博终于结束了。我们被世博己经很久了。记得世博开幕那天,我们正离开上海,去浙江的仙居传福音。别人往上海赶,我们离开上海,一面觉得惋惜,一面觉得自己伟大。在车上我们用手机无线网罗着开幕的镜头,越得不到的越会珍惜,当时大家还是挺兴奋激昂的。可是报怨是难免的,我们为什么要舍近而求远呢?我们是去旅游还是去传福音,据说那里的山适合仙人居住,所以得名仙居。是有很多人站起来决志祷告,但那是上帝早在做工,并非我们的能耐。说句通俗的话,上海的市场够大了,我们更应该从上海做起,从浦东做起,从塘桥做起,从蓝村做起,从自己的身边,从自己作起,如果每个人能把自己的事做好,社会就会相当和谐了,这并不表示我不想伟大,但我确实没那么伟大,伟大到可以为世博牺牲什么。

还记得世博开幕前的若干天,晚上九点左右,我骑着电动车在路上,十字路口时突然看到有警察了,虽然我没做贼却也心虚,我居然红灯的时候往前面骑了一点点,我向毛主席保证即使警察不在,我也不会闯红灯的,对警察叔叔不会说向上帝保证,因为他们信的是毛主席。可是他们还是看中我了,或许是看中我这辆车了,叫我下来看身份证,我作无辜状,茫然状,说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吗?他没有正面回答,只管问他的:这车什么时候买的,有牌照吗?是不是你自己的啊,车盖你都不会打开?来上海几年了。自己的住址还得想半天?我说我很少走小区的大门口,我一般都是走后门的,后门就是8号线地铁口所以方便。其实我那是七号线,我们大家不都是喜欢8吗?奥运会也是888开幕的,估计毛主席知道这么搞会生气的,以后还主不要向毛主席保证了,因为他们也不怎么信毛主席了。我记得在我们老家,8 就是上海的13点的意思。可是我们老家的经济不强,导致文化也不够强势,结果导到那么多人都愿意成为13点。我得谢谢警察叔叔,是他教我把电动车上所有能打开的都打开了,否则我的雨衣一直不知往哪里放呢。我作胆怯状地问:现在查得这么严啊,你们挺辛苦的。他说,他说什么我经忘记了,拿对讲机跟别人说什么我没听清,我知道世博了,要严格的。虽然他们查了我很多,但我觉得这种查法还是查不到坏人的,我觉得真正的坏人都是相当专业的,而真正的警察也应该相当专业。我们是和平崛起泱泱大国以德服人,拉登轻易不会拉我们的灯的。

江弟兄给了我一张世博的门票,我没有去看,六月底就过期了,于是我就留作纪念了,我没有时间,也提不起兴趣,圣经上不是告诉我们,不要爱这个世界,爱世界的,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吗?每当人们说起要旅游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句话,可是很多时候,我们的信仰己经和社会太多的妥协了。我不是说不要旅游,因为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总不受他的辖制,凡事都可行,不都造就人。况且那么多人进去后都说:好累排好长的队看不看都无所谓,所以我就不想世博了。然而,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还是被世博了。公司的产品要参加世博创新节的展示,我们作为组织者执行者设施都是要进去过一趟的,所谓期望越小,失望小,因为己经有了太多的心理准备,预想中的场景和实际经历的差不太多。但还是有小小的失望的,我进了一家不用排队的古巴馆,看到了几香烟,应该是几根雪茄,还有几瓶酒,还有什么药,都怪我太没见识了,所以要来见识一下。于是就走出去了,有人感叹:古巴馆好大啊,呵呵原来不只是鲁迅会反语的。据说日本馆要排队七小时才能进去,最近不是抵制日货吗?难道他们是在围攻日本馆或日本大使馆?朋友从美国来看世博,也感到失望,但既来之则游之,不游白不游。如此而已。我和他玩笑说在我住的楼上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到园里的不用进去看了。小区的楼外面的灯们很久前就亮着了,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浪费电,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为世博而辉煌的。后来我以为小区门口的石子路也会借世博之风修好,可能我们这里还是偏了点,世博之风没经过这里,可是那些小摊贩们明明是被吹走了的。我忘记了,风是会吹走东西,不会吹来东西的。

闭幕式上温文而雅的温总理宣布世博到此结束,很好他依旧那么的精神矍铄气度不凡,我喜欢他说的那句:我们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脚踏实地。他们在闭幕式上仰望星空,而当我的脚不是踏在地上而是骑在车上的时候,我感到很颠,且不知道还要颠多久。世博园门口的路都在颠,更何况浦东大道,更何况我老家门口的那条石子路了。世界什么博什么局的领导用中国话说:亲爱的温总理好,以为博得了我们的好感,温总理笑得很亲切,但我只感到别扭,最简单的中国话说的那么别扭,足见中文在世界上是相当地不够强势啊,我不觉得这是对我们的多么地尊重。韩红的歌声依旧美妙,华仔魅力不减,但,对不起,我得停下,寻找那让我一听钟情的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